哩果匣子

老王子与小玫瑰4

这一次的野外写生勾起了Quentin对自然的热情。一吃完晚饭Quentin就跑去花园里,不像以往那样抱着书,他有时绕着树踱来踱去,有时盯着一朵花能看上好久。rose就仰着头跟在Quentin后面。入了夜,如果Bond不在Quentin也不回屋,他就坐在树下,沐浴着皎洁的月光,或是躺在草坪上看星星眨眼睛。非得Bond公爵亲自来叫他揉揉他的头发,捏捏他的鼻尖,把他抱回去他才肯回屋。到了周末Quentin缠着Bond要去乡下玩,Bond既腾不出时间又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偶尔会带他去后山那边的小河边钓鱼。一到了山上,Quentin就全然忘记了钓鱼这件事,他一会跟着兔子跑,一会又嚷着要爬到树上去摘果子。Bond只得跟在Quentin后面,怕他跑到林子里去了,又找不到路回来。不过Bond是绝对不会让Quentin去爬树的,Quentin抱着树,非要爬上去摘果子。Bond告诉他这都是野生的果子,不会比家里的好吃,Quentin嘟着嘴嚷嚷着作势就要爬上去,Bond走上前去一把把Quentin捞起来,驾到了自己头上。
“现在够高了,你可以摘到果子了。”
Quentin咯吱咯吱地笑着,指挥着Bond从一棵树的这边走到另一边,从一棵树走到另一棵树。
一个下午下来,Bond自然是一条鱼都没有钓到,Quentin把摘到的散落遍地的果子搜集起来放进本来预备装鱼的竹篓里。夕阳温暖的微红的光辉拉扯着在黑夜斑驳的衣角,Bond一手拿着鱼竿,一手拉着Quentin,Quentin拎着竹篓,两个人踏着最后一道余晖渐渐消失的方向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Bond就被Mallory公爵请去了府上。
Bond到公爵府上的时候Catherine Mallory公爵夫人正在训斥一个女仆,看见Bond来了,公爵夫人立马笑开了,挥挥手让那个女仆下去,对Bond说:“公爵就在书房。”之后就脚步轻快地走开了,全然没有刚刚的疾言厉色。
Bond敲了门,门没锁,Bond直接推门而入。Mallory公爵坐在一把舒适的铺着蓬松的酒红色垫子的扶手椅上看一本红皮的小书,他面前的包了金边的深褐色小圆桌上摆着两人份的茶具和一份甜点。看见Bond进来了,他随手把书丢在桌子上。
自Bond继承爵位以来,Bond很少再和自己这位舅舅如此闲适地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
“你看上去精神好了不少。”Bond看了书的封皮,是一本诗歌,“还开始研究诗歌了。下次和议院闹不和的时候,可以对着他们唱歌了。”
Mallory只笑了笑,往椅子上一靠:“James,我听Catherine说你在上个月和Elektra King小姐相谈甚欢。嗯!”
Bond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刚才公爵夫人一见到自己就笑的跟多花似的了。她可能自以为自己要促成一桩美好姻缘了。
“我只是和她多说了几句话。那是个少有的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
Mallory今天心情甚好,他的情人回到了他的身边,他很乐意就感情问题跟Bond开开玩笑。
“嗯!Hannibal Lecter伯爵的女儿Abigail将要举办成人礼,你知道Lecter伯爵对艺术的追求的。届时会有许多漂亮高雅的女人,其中肯定有那个聪明又漂亮的。”Mallory笑着说到。
“Lecter伯爵他自己都找了个男人结婚,可见他的宴会上的女子跟别的宴会上的没什么两样。”James Bond知道舅舅是在拿自己打趣,干脆也不正经起来“干脆我找个男人结婚吧!看看Lecter伯爵的伴侣Will Graham,他的宴会上应该会有聪明又漂亮的男人的。”
“去吧!James,那你就去找一个。”Mallory仍然带着笑意,十分夸张地一字一词地说道。
“不用担心我的终生大事了。我有继承人,你就当做我想多玩儿几年吧。议会加上Quentin,我没有多余的心力和时间去取悦任何人,更遑论找一个人结婚。我现在过得非常好。舅舅,谢谢你的关心。”
话已至此,Mallory知道自己多说无用,他心里也清楚Bond现在的确比较忙,过得也很好,只是还是免不了在心里期盼着那位Elektra King女士或者别的女士能让Bond愿意步入婚姻的殿堂。好吧!男士也是可以的。Mallory觉得Quentin的确聪明,或许他可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继承人。那么Bond和男人结婚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
昨夜刚刚下过雨,街头还弥漫着雨水的气息,混合着两侧花店里飘出的淡淡香气,Quentin慢慢地走在街头想去买Watson医生最新的侦探小说集。
书店很大,密密麻麻填满了书架,书架很高,即使是成人也要借助梯子才能拿到最高处的书,偌大的书店一下变得窄小起来。高高的书架之间只有很少的阳光可以穿过打在磨得光亮的书架上。Quentin穿梭在一排排书架之间,斑驳的光影在他身上闪耀。“他就像一只迷路却闲散的猫咪。”Mathew Dubled想着。Mathew Dubled刚刚转过一个书架一偏头就看见了Quentin。Quentin走着走着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片阴影,抬头一看,认出来这就是火车上遇到的那个高年级学生,但是,但是就是想不起他的名字。叫什么来着?Mathew ,对,他叫Mathew。Quentin正在纠结自己要不要打个招呼。MathewDubled先开口了:“你在找什么书?需要帮忙吗?”
“一本侦探小说。我自己找就可以了。”
“侦探小说。你喜欢侦探小说。我认识一位医生他平时也写写侦探小说。”
“医生,写侦探小说?他叫什么名字?”
“John Watson。”
“你认识Watson医生?见过真人那种。那你认识Sherlock Holmes吗?你见过他吗?”
“我见过Watson医生本人。我跟他算是忘年交吧。我也见过Sherlock Holmes先生本人。事实上,他俩在办一个案子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我帮了点小忙,Watson医生非常好相处。”
Quentin一下子觉得Mathew变得亲切了起来。想拉着他问更多关于John Watson和Sherlock Holmes的事,又觉得不好意思,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你想见见他们吗?”Mathew问到,他看得出来Quentin很喜欢John Watson的小说。
“真的?你能让我见到他们?现在?”
“我偶尔回去拜访Watson先生,Sherlock Holmes先生有时候会在。事实上我就是和Watson医生约好了见面,来书店是为最近的诗歌比赛做准备。”
“那你准备带我去见他们?”Quentin只听自己想听的部分。
“是啊。你要去吗?”
“去!”
两个人出了书店就往贝克街走去。
Quentin全神贯注于接下来就可以见到Watson先生的事,一路无话。
Mathew Dubled先开的口:“我在准备诗歌比赛。想了很久不知道写什么好。”
“诗歌比赛?就是报纸上登的那个诗歌比赛?第一名会得到女王签名的证书。”
“是的。我脑子很乱,不知道写些什么。你有什么建议吗?”
“诗人们最喜欢赞美爱情了。你写爱情吧。”Quentin就顺口那么一答。
“可是我没有经历过爱情。”
“你可以猜,可以幻想爱情是怎样的。诗歌里面都说爱情是很奇妙的。书上说相爱的两个人牵手会有触电的感觉。你说奇不奇怪,写这话的人难道被电给电过吗的?”
“你说的那是别人的爱情。关于我的爱情,我现在还想不出来。爱情的话,那我肯定是写不好的了。”
Quentin觉得既然人家都帮了自己,那自己也应该力所能及帮帮他。Quentin想了一会,前线的战争最近刚刚取得了一些胜利,那么歌颂国家伟大应该会引起共鸣。
“那你就歌颂国家吧。国家越来越强大了不是吗?”
“可是国家的强大伴随太多战争了。我不喜欢战争。战争总是带来死亡”
Quentin突然想到了自己未曾谋面的死于战争的父亲。
Mathew还在感叹着:“母亲失去儿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国家的强大为什么要伴随着人民的痛苦呢?”Mathew感觉到Quentin有点不对劲。Quentin低着头,皱着眉头,全然不见刚才神采飞扬的样子。Mathew Dubled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说错话了,他又想起来Quentin是前任Bond公爵,现任Bond公爵兄长的遗腹子。Mathew想说点什么让Quentin不那么伤心,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Quentin,我...那个...”
“我的父亲在战争中离开了。我没有见过他。我不喜欢战争。但是Mallory公爵说正是因为战争的胜利Bond家族的地位才变得这么高,因为Bond家族在战争中的贡献,James才能做公爵,否则他只能做伯爵了。”
Mathew不知道该怎么安慰Quentin,试探着搂了搂Quentin,希望给他带来一丝慰藉。
在贝克街221B的会面十分愉悦,Quentin完全忘记了来时路上的不快。在回去的路上Quentin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忍住了,最后还是憋不住问Mathew:“那位Holmes先生是不是讨厌我?”这个问题把Mathew搞懵了:“啊!没有啊。Sherlock Holmes先生很喜欢你的。”
Quentin一脸将信将疑地盯着Mathew:“是吗?可是,我看他一直都拉长了脸,他是不是不欢迎我啊?”Mathew这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话到了嘴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讲出来,看着Quentin绿幽幽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终于还是讲出了实情:“这个,其实吧,他的脸本来就这么长。他不高兴拉长脸的时候,脸更长。”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