哩果匣子

老王子与小玫瑰

老王子与小玫瑰5
Mathew Dubled本想将Quentin送回公爵府上,但是Quentin拒绝了:“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吧。我自己可以回去。”Quentin觉得自己还没有和Mathew Dubled相熟到那个地步。Mathew很想送Quentin回去,但是也实在找不到理由说服Quentin,只能叮嘱他路上小心。
和Mathew Dubled分开后,Quentin加快了脚步,他想快点回家把今天他见到Watson医生和Sherlock Holmes的事告诉James。Quentin总是乐于和James分享一切快乐的事。Quentin回家要经过已故的Wishaw医生所住的那条街道,Wishaw医生的房子理所当然地由Quentin继承,James Bond请了人每天去打扫那间诊所。
今天,Quentin在经过街道转角的面包店时,听到巷子里传出尖叫声和男孩子们起哄的叫声。这种声音在公学里也并不少见,几个自以为是的年长且家世显赫的大少爷,三四个跟屁虫,再加一个新来的学生,这个新来的学生在公学里往往家世平平,在某个黑黢黢的巷子里或者储藏室里常常制造出这种声音。Quentin一向不想管这些事,Neil Mallory和Richard Mallory已经告诉过他了:“你可以把这看做是公学里的规矩。老师管不了,校长管不了,他们的父母也往往管不了。你别去随便招惹他们。不会有人来欺负你的,整个伦敦都知道炙手可热的James Bond公爵十分宠爱他的儿子Quentin Bond。”
Quentin也不担心有人欺负他,如果有他一定要欺负回去。
现在,Quentin十分清楚巷子里在发生些什么。这条巷子和老Wishaw医生的诊所不过十来分钟路程。 “我以前住在这儿的时候可从没见过这样的事。”Quentin心中升起一股正义感,在他心中外公的房子是美好的,连带着这条街道都是美好的,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常吃这家店的面包。Quentin走进巷子,果不其然看到七八个男孩子稀稀拉拉地围成一个园,中间是两个男孩子,正在打架。周围的男生个个涨红了脸,手舞足蹈在给打架的两个人鼓劲儿。Quentin走近了些,他看到中间打架的那两个人都挂了彩,双眼赤红,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
“打他!打他肚子!用脚踢!”
“给他脸上来一拳!”
Quentin慢慢地走近,看了看中间打架的两个人,他对这两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们在干什么!”Quentin憋足了劲大声吼到。
围观打架的男孩子都停下来了,转过头看着Quentin。中间两个打架的男孩还在继续。完全没有听到Quentin的话。
那个穿米色衬衫的头发短短的男孩子把穿蓝色衬衫的男孩子一把推到了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又把他推倒在地上,踢了他两脚,身子晃了晃,转身朝巷子外的大街上走去。Quentin向前走了几步,用身体拦住了他,“你们不能在这儿打架。你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打。”米色衬衫的男孩子低着头挑起眼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错过身子,径直离开了。
“你是,Wishaw医生家的孩子。”一个满身肥肉的小胖墩说到,“你现在是伯爵的儿子了!”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无非是Quentin怎样怎样地好运之类的。
“你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打架,但是不要在这附近。我时不时会经过这条路,我不想看到有人在这附近打架。”说完Quentin就走了。
Quentin去面包店买了一块面包,勉强咬了几口,就不想吃了。突然他看见一家破旧的糖果店的橱窗前看见一个穿着米色衬衫蓝色长裤的男孩子,就是刚刚打架打赢的那个男孩子。Quentin走近了些,看见那个男孩子对着透明的橱窗拿着手帕正在擦拭自己的脸。大概是感觉到身边有人盯着自己,男孩子转过头来看了看Quentin,又转过头对着橱窗继续擦脸。手帕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男孩的一张脸脏兮兮的,左半边脸还有几道血的痕迹。不知为何,Quentin觉得这个人让他格外地感到熟悉,他总觉得自己见过这个男孩,虽然男孩看上去脏兮兮的,但是Quentin却丝毫不排斥他,甚至有点想和他亲近。Quentin对他说:“你跟我来吧。”男孩好像没有听见一样,Quentin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说到:“跟我来吧。”男孩转过头疑惑地看了看Quentin,Quentin正迎上男孩的目光,男孩的眼睛湛蓝湛蓝的,Quentin有一秒钟失神,转身就要走,走开四步,回头看见男孩没有跟上来,又停了下来,男孩仍旧没有跟上来,Quentin撇撇嘴,转身走了,男孩像是刚刚回过神一样,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沉默,Quentin走得不快,男孩子比Quentin高出一个头,也就慢慢地跟在Quentin的后面,两个人始终保持两步距离。
Quentin带着男孩来到Wishaw医生的诊所,开了门,上了二楼,屋子里十分整洁。
“你先把自己的脸洗一洗,我去拿医药箱。”Quentin指了指走廊尽头的小房间,就下到一楼去那医药箱去了。
男孩打了盆水,用自己的脏手帕胡乱抹了一把,他没有碰屋子里的毛巾。男孩走到一楼的小客厅,Quentin坐在一把深棕色的扶手椅上,面前深棕色的小桌子上是一个绿色的医药箱。男孩没有选择坐在Quentin对面的那把扶手椅里,他只静静地站在楼梯旁。Quentin正等着人,长到十一岁,除了James Bond,还真没有谁能让Quentin Bond安安静静,心甘情愿地等上一等,Quentin不安分地动了动,眼睛四下里看来看去,看到男孩的时候,停留了几秒,抬高下巴,眼睛一勾就转过头,谁也不理的样子。男孩摸了摸鼻子,慢慢地走到桌子旁,Quentin依旧抬着下巴,双眼直视前方,好像没有男孩子这个人似的。
“我洗过脸了。”男孩说道。
Quentin仍然保持刚才的状态。然后是一阵沉默。
“这是要给我上药。其实我没有受伤,那血是...”没等男孩说完,Quentin起身,拿起医药箱就准备走。
男孩连忙拉住Quentin的胳膊,说:“呃,其实还是用药消消毒比较好,虽然夏天要过去了,但是天气还是很热,如果有什么伤口的话还是要处理一下比较好。嗯!我父亲是医生,他是这样说的。”
Quentin把医药箱放回桌子上,转过身,说:“你的父亲是医生?我的外公是医生。”
男孩松开了抓着Quentin胳膊的手,回答道:“是的,他是一名退役军医,曾经参加过战争。”
“喂,你的脸,没擦干净。”Quentin的语气里带着些骄傲。
男孩急忙扯着袖子去擦自己的脸。
“靠近耳朵那里,没擦干净。”Quentin说着,拿出自己的手帕,昂着头给男孩擦干净。Quentin无意之间看到男孩脖子上好像带着一条链子。
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头。
Quentin知道该用那些药,但是他没有实践过不知道该怎么上药,拿着棉签和药水,对着男孩的脸一阵比划,不知从何下手,男孩抢过药水瓶和棉签,笑着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跟着爸爸学的。麻烦能给我找面镜子吗?”Quentin找来了镜子。只是太阳穴上面一点有几道细小的划痕,男孩对着镜子三下两下就上完药了。
“我叫Lynd Hosk。我爸爸在附近有一家小诊所。就在刚刚那家面包店下面一点。”男孩一边收拾着医药箱一边说到。
“我叫Quentin Bond。”
“Bond公爵的儿子,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个贵族!我今天可真是幸运。”
“你都被打了,你还觉得还幸运?”
“我没有被打,事实是家里买面包的那小子被我打了。”Lynd Hosk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他被打了,如果去跟家里人告状,找到你家里去怎么办?”
Lynd Hosk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撇着嘴说:“大不了给我爸爸打几下,不会比我打那小子打的痛的。”
“看来你经常打架啊!”
“男孩子都这样。”
“我可不打架,Mathew也不打架。Neil和Richard也不打架。”
“你是贵族,跟我们不一样。事实上那些大少爷也打架的。我在剧院外面的巷子里见过。”
“你不喜欢贵族。”
“我没接触过贵族,只远远的见过。”Lynd沉默了一会儿,“但是,我觉得你是个挺好的人,我喜欢你。”
Quentin歪了歪头,微微笑着说道:“是吗?”Quentin又挑了挑眉,还眨了眨眼,说:“可是,我不喜欢你。”
男孩怔了怔,皱着眉问:“为什么?可是...”Lynd Hosk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想着这个人把自己带到家里来,给自己上药,居然说不喜欢自己?
看着Lynd皱着眉郁郁不得解的样子,心里升起一阵雀跃之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好玩,很高兴。
“算了。你不喜欢我就算了。反正我们认识还不到半天,以后也再也见不到了。”
Quentin转了转眼睛,回答道:“谁说的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我经常经过这边,这是我外公留给我的房子,我上街去买东西,见也要经过这里。”
“你又不会来找我。”
Quentin抬高了下巴,勾着嘴角,骄傲地对Lynd Hosk说道:“我怎么可能来找你,你在想些什么?我是说如果你看到了我,你必须要跟我打招呼,知道吗?”
Lynd Hosk觉得这听起来挺不错的。
时间不早,Quentin要想着要回家,两个人没有多聊,各自回家了。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