哩果匣子

老王子与小玫瑰(2)

Quentin很快地适应了新的生活,在周末的时候他会去老Wishaw医生那里待上一个下午。老医生的病情貌似得到了一定的控制。Bond公爵总是不在家,往往是一大清早就出门,赶在Quentin睡觉前回来,给他一个晚安吻,讲睡前故事。
Gareth Mallory公爵提出他想要见见Quentin Bond。Bond公爵也觉得应该将Quentin介绍给亲族里的人,Mallory公爵夫人提议在自己家中举办一场小型的聚会。Bond虽然对公爵夫人口中的小型聚会表示怀疑但是这位公爵夫人在聚会这方面的确是个能手,Bond便将这件事交给了Mallory公爵夫人。
为了避免Quentin在聚会上出错,Bond公爵向Quentin的礼仪老师询问他的学习情况,礼仪老师对Quentin的礼仪赞不绝口,认为没有比他更聪明的学生了,Quentin的礼仪简直可以堪称模范,这一切都是源于Bond家族的高贵血统。想想自己和Franz当年学习礼仪时老师逐月后退的发际线,父亲一脸你们怎么跟我当年一模一样的苦逼表情,Bond考虑要不要请个更好的老师。当管家告诉他,这已经是最好最严厉的老师的时候,Bond觉得老爹和Franz应该在天国给Emma Wishaw女士致以最真诚的谢意。
Quentin还没有晚礼服,Bond公爵交代管家父子二人应该穿着一样的礼服出现在晚会上。
聚会当天出发前,Bond公爵将属于Franz的家族项链戴在了Quentin的脖子上。Bond公爵将Quentin抱在膝上,安抚他:“虽然你的母亲并没有正式嫁给你的父亲,但是你绝对不是什么私生子。你的出生是我,你父亲,母亲的骄傲。在Bond家族的一众亲族中你的身份也无疑是尊贵的,今天晚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要担心,好么?”Bond公爵用他刚刮了胡子的下巴蹭了蹭Quentin的脸颊,Quentin轻轻地点了点头。
晚会如Bond公爵所想,并不是他所理解的小型。父子二人一样的礼服和Bond公爵温柔的神情亲密的举动让在场所有人都认识到了Quentin Bond在Bond家族的地位是十分尊贵的,并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私生子。Mallory公爵家的两个小胖墩对Quentin十分友好,邀请Quentin去他们的玩具室一起玩耍。Quentin抓住Bond公爵的手,不做回答,兄弟二人又表示家中的母猫生了一窝小猫,可以带Quentin去看。Quentin摇了摇Bond公爵的手,表示询问,Bond点点头表示同意,再三叮嘱仆人一定要看好三位小少爷。
今天晚上,Mallory公爵的心情不大好,他只和几位熟悉和重要的人打了招呼就坐在了角落的沙发里一个人干坐着。Bond走过去递给他一杯酒,“是什么让你看上去如此疲倦,议会还是军队?”
“一些私生活方面的事情!”
“你的私生活一向比较简单。”
诚如Bond所言,Mallory公爵的私生活的确比较简单。他有一位美丽的有身份的妻子,公爵夫人热衷于聚会,时尚和音乐,却又不像有些贵妇人一样与马夫,花匠或是某个男演员有任何绯闻传出,在社交圈享有美名。Mallory公爵的一对双子举止优雅,聪明懂事。Mallory公爵与妻子相敬如宾,对待孩子虽是严父却也颇具耐心。但是只有Bond知道Mallory公爵有一个男性情人而且两个人感情很深。两个人在一起十三年来据Bond所知二人几乎从未闹过矛盾。Bond不明白Mallory的私生活哪里出了问题?
“这不是说话的好地方。稍等。”Mallory公爵跟公爵夫人打了个招呼,示意Bond跟他去书房。
到了书房,Mallory公爵也只是放下了酒杯开始抽烟,仍是一言不发。Bond知道这次他的舅舅Mallory公爵可能真的遇上了大事。这是Bond第一次看到他如此颓废的样子。
“James,我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我没想到我居然还会思考爱情。”Mallory公爵靠着窗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烟,他的声音是Bond难得一见的沙哑。
“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有多少人四十岁的时候早就和这两个字摆脱关系了。至于我,我已经和这两个字没有关系了!”
Mallory公爵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将最近的不快全部倾吐了出来。Mallory公爵的情人和公爵感情很深,即使是Mallory公爵为了继承人不得不结婚时,这位情人也只是给了公爵一巴掌之后两个人相拥着哭泣。十三年来,公爵的情人和公爵夫人还有公爵三人保持着默契。起初,公爵还会想着如何能尽快结束自己的婚姻然后和情人结婚,但是公爵夫人实在是挑不出什么错处,Mallory公爵又为国家大事和前途所操劳,公爵慢慢开始忘记自己对情人的承诺,当然,Gareth Mallory一直爱着他的情人。就在昨天,Mallory公爵照例去了情人那里,他在书房里挑书时发现书架后面藏着一只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自己和情人多年以来的所有信件甚至还有几张便条,Mallory公爵起了兴致一一翻阅起来。在盒子的最底层Mallory公爵发现了陌生的信件,写信的人用语颇为轻佻,毫不掩饰自己对收信者的倾慕之情。Mallory和情人发生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争吵。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满脸血污,两个人躺在地毯上,相拥而眠。
Bond看着他的舅舅满眼红血丝,眼睛下淡淡的青色,额前的发丝软趴趴地搭在额前。Bond把Mallory公爵手中的烟拿过来在烟灰缸里摁灭,安抚地拍拍他的背。
Quentin和Mallory家的两个儿子玩儿得十分开心。猫咪们十分可爱,Mallory家的两位小少爷表示Quentin可以挑一只带走,Quentin选择了那只姜黄色皮毛的小猫,因为这只小猫是猫咪里最瘦小最不受欢迎的一只。
宴会还未结束的三位小少爷已经睡熟了,Mallory公爵邀请Bond公爵留宿。春天的夜晚里,连月亮都还残留着冬日的冰冷,随处可及的寒气并不适合出行,Bond公爵接受了邀请。
Mallory公爵府上一直保留着Bond的房间。,住在熟悉的房间里,躺在熟悉的床上,看着床头熟悉的穗子,连绕过窗口的树枝的月光都是那么熟悉。Bond就这样看着那片月光下摇曳起舞的树枝,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这一晚,Bond睡得并不好,Bond做了很多梦。有时候是一张艳红的嘴唇张张合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有时候是一头黑亮的头发在Bond的指间穿梭,有时候是一双盈着眼泪的灰蓝色眼睛。Bond在一个又一个梦中游走,他像溺水的却双腿抽筋的人一样,一半身体拼命挣脱,一半身体放任沉没。
第二天,用过早饭Bond就带着Quentin回了家。在马车上,Quentin全程抱着那只姜黄色皮毛的小猫,还时不时用脸去蹭蹭小猫的背。
Bond问Quentin:“你喜欢这只猫吗?为什么要选这只小猫呢?”毕竟这只猫可以说是几只猫里最难看的一只了!
“嗯!”Quentin冲Bond甜甜地笑着,“她是几只小猫里最瘦的,大家都不喜欢她,我要把她养得肥肥的。”
“你可以给她取个名字,我们不能总是小猫小猫地叫他。”
“嗯~~~我还没有想好。”
“你可以慢慢想。想好之后记得要告诉我。”
晚上,Bond照例准备给Quentin讲童话,Quentin告诉他他已经给小猫想好名字了。
“我想叫她James”Quentin把头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双手捏着被子,Bond确定他是在笑,因为他的眼睛弯弯的。
Bond抽了抽嘴角,略带委屈地说:“Quentin,你知道那是只母猫吧!而James是男名。或许你可以叫她Cinderella,或者Bella之类的。”
“你看太多童话书了。那些书太蠢了!”Quentin从被子里跳出来,一把把Bond手中的童话书夺过来扔到了地上,撅起小嘴,歪着头对Bond说:“我就要叫她James。”
“好吧,Quentin。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叫她James呢?”
“我太无聊了,我希望James能陪陪我,但你...你总是不在...”Quentin慢慢把头低下去,小手搓着睡衣上的带子,嘟嘟囔囔的。
Bond坐到床上把Quentin瘦削的肩膀搂在怀里,用下巴去蹭Quentin的额头:“我很抱歉,我经常不在家里,但是可能之后还得这么忙,没办法多陪陪你。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找Mallory公爵家的Neil和Richard玩,你昨天和他们俩玩儿得挺高兴的。和别的孩子一起玩也可以,但是一定要让仆人跟着。至于小猫,你想叫她James就叫她James吧!”
Quentin点点头,转身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本书来,递给Bond:“那些童话书太蠢了,我想听这个。”
James一看,是本侦探小说,作者是John Watson。Bond在报纸上看过这个人的连载,他觉得这本书可能不是很适合六岁的小孩子。
“这本书可能不适合你这个年纪。你从那儿找来这本书的?”
“昨晚上我在Neil和Richard那儿看到这本书,他们说还认不完里面的字,那些字我全都认识,我读给他们听了。我很喜欢,今天早上让Lily去买了一本。”
“你认得书里所有的字?”
“是的呀!”Quentin从Bond怀里爬出来钻进被子里,做好了听故事睡觉的准备。
Bond觉得Quentin还这么小,有还没有上过学怎么会认得这么多字呢?他翻开书问了Quentin好几个字,Quentin都认得。Bond决定还是先让Quentin睡觉,明天再考考他,说不定他就认得这些字。于是Bond翻开书读了起来。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