哩果匣子

老王子与小玫瑰3

第二天,Bond想看看Quentin到底认得多少字,有害怕直接考他如果答不上来会伤害到Quentin的自尊心。
Bond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份报纸,上面有John Watson的最新连载。
Bond公爵难得在家用晚餐,Quentin很高兴。难得地主动和Bond公爵谈起话来!
“我给猫取好名字了。我想叫她rose。”Quentin扬起小脸看着Bond。
“很可爱,有什么寓意么?”Quentin第一次主动地和Bond热情的谈话,这让Bond感到十分惊喜,这证明Quentin开始融入这个家了!
“宅子里种了很多玫瑰。我住的房间里可以看到花园里的玫瑰花丛,很漂亮。我很喜欢。”
“你可以带着rose去花园玩,要小心别被玫瑰花的刺伤到了。”
“那我可以去你的书房么?”Quentin长大了眼睛盯着Bond眼里满是渴望。
“当然可以,但是不可以靠近书桌,好吗?”Bond摸了摸Quentin的头,想安抚他,这孩子有点敏感和害羞。
“嗯!”Quentin对着Bond重重地点了点头,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Bond觉得时机到了,表示自己今天买了一份报纸,上面有John Watson的最新连载,问Quentin想不想看,可以和自己一起看。Bond看到Quentin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书房里,Bond把Quentin抱着膝上看着John Watson的最新连载。Bond暗中观察Quentin,他发现Quentin看得十分认真。
“你有不认识的字吗,Quentin?”
Quentin看得太认真没有注意到Bond的话。Bond又问了两遍,Quentin还是没听见。Bond觉得Quentin可能真的认识报纸上的字。“这可是个小天才”Bond心想。
这天晚上,Bond没有给Quentin讲睡前故事,Quentin这一次毫不掩饰的表示了自己对童话书的鄙视。
Bond觉得自己不能耽误这位小天才,他给Quentin找来了最有名家庭教师。
Quentin学什么都很快,家庭教师对他赞不绝口。
“他学什么都十分专注,简直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我敢保证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学生了!”Bronte先生是柏林大学的物理教授,在钢琴方面也很有造诣。后来英国和德国打仗(我瞎编的,本国历史我都没搞明白的说。)Bronte先生回国,无意中伤了一位对他芳心暗许的贵族小姐,连带着这位小姐的一众追求者都不放过他。Bronte先生没能进入任何一所大学任教,Hannibal Lecter公爵聘请他教授自己的儿子。Bronte先生竟然变得炙手可热起来,成了全国著名的教师。
“是吗?我是第一次听到你如此夸奖一位学生。Lecter公爵的儿子可是个公认的小天才,连他也无法得到你如此直接的夸奖。”Bronte先生的夸奖让Bond多少有点惊讶。
“Lecter公爵的儿子的确聪明,但是Quentin比他还要聪明那么一点,而且心思更加纯净,更专注。”
“他捧着书可以在任何地方待上一整天。Wyler子爵家的儿子拿到书就犯困。”
“他可以培养点户外的兴趣,呼吸新鲜空气。”
Bond给Quentin找了位绘画老师,Quentin在Bond二十七岁的生日那天送给Bond一幅自己画的画,是一艘漂亮的大船。
在Quentin十岁那年,老Wishaw先生去世了,Quentin一时之间回到了他刚来公爵府时的样子,也不见他大声哭泣,但是仆人总是在第二天对着他打湿的枕头叹息。Bronte先生提议应该让Quentin去公学学习了,他虽然是公学里年纪最小的,但是他完全可以取得最优异的成绩。
“他刚刚失去了亲人,他还不能去快速适应一个新的环境,公学里什么样人都有。再过两年,他正是入学的年龄。”Bond公爵拒绝了这个提议。
“他就是对什么都十分专注。现在,他就是对老Wishaw先生的死太专注了。我们得找点什么来让他感到兴奋,他需要另一个专注点。”Bronte先生对Quentin倾注了百分百的心血,他也不忍看他沉浸在亲人的逝世中无法自拔,“我很乐意继续教授他,他是最好的学生,但是他现在活力全无,他需要适当的外界刺激。”
Bond公爵仔细思考了Bronte先生的话,决定接受Bronte先生的提议,将Quentin送到学校里去。他给Quentin办了走读(公学都是住宿的,但是如果Q住学校的话,两个人还培养个什么感情啊!所以这里改成了可以选择走读。),选的是离得最近的曼都因公学。
Quentin上学第一天是Bond送过去的,晚上,Bond送了Quentin一只新式的手表,这让Quentin很是高兴,拿着手表鼓捣了一个晚上,rose(那只猫)就乖乖的蜷在Quentin脚边。
校园生活很快地让Quentin走出了悲痛。
顶着Bond公爵府的名头,公学里许多见不得人的小把戏并未在Quentin身上降临。Quentin还收获了两个朋友,同年级大他两岁的Learoned Crawly和Brant Wilson。Brant Wilson家里是近几年新崛起的贵族。“我经常跑去田野里和别的孩子玩。爬树摘果子,在河里游泳,把毛毛虫捉起来看它们慢慢变成蝴蝶。事实上那有点恶心,我做过一次这种事,之后就再没做过了。晚上偷偷地去捉萤火虫,还要小心别踩到癞蛤蟆,那玩意可真够恶心的。它的皮是灰绿色或者黄绿色,凹凸不平,看上去像是长了脓包... ...后来我们一家就搬到伦敦城里来了。我再偷跑出去他们就会很大声地斥责我,还专门找了两个人看着我。现在又给我送到公学来了。”说着Wilson翻了个大白眼。Crawly总是沉默寡言的,看上去比他本人要老气的多。
一天,学校组织了去乡下写生,全校的学生都要坐火车去。Wilson拉着Quentin挤在车厢最里面,计划着待会去捉几只虫子回去放在他们的拉丁文老师的帽子,等他一戴上帽子,那些虫子就会趴在他光溜溜的脑门上,说不准还会滑下来,他的脑袋光得发亮。Wilson的脑子里总是充满了稀奇古怪的点子,他拉着Quentin不停地介绍着他的新的想法,Crawly拿着书就在桌子对面直挺挺地坐着,Quentin真的希望Crawly可以说点什么阻止Wilson。终于Wilson对Crawly的冷漠表示了不满,坐到桌子对面Crawly旁边开始拉着Crawly喋喋不休。Quentin如释重负,他穿过一节节车厢,低年级学生们尖带些尖利的开怀的笑声像珠串一样,不间断的从包厢里传出来,走过几节车厢,就是高年级学生们的包厢了!这边显然要安静得多,只偶有低沉的笑声隐隐约约地透出来。Quentin就靠在门边,看着窗外这难得一见的乡下风光。矮小的房屋零星地分布在宽阔平坦的草地上,房前有高矮不一的树木,还有秋千飘在树下,白色的小路断断续续穿插在高低起伏的绿地中,或是蔓延在绵延的草地间。
一群燕子正从天空飞过,Quentin迫不及待把车门打开,扶在门上,探出头,希望能捕捉到燕子的倩影。他笑着,眯起了眼睛,仰着头迎着风。
Mathew Dubled就是在这个时候遇见了Quentin Bond。Mathew Dubled刚刚从老师的车厢里出来,他本可以目不斜视直接走回自己车厢,就像以往每一次坐火车一样,但是他突然抛弃了自己四年来的习惯,他在走过十六步的时候不经意的向窗边偏了一下头。蓬乱柔软的黑色发丝毫无章法地在柔软的脸颊上跳跃,眼睛弯弯地,闪烁着揉碎的阳光。Mathew Dubled就呆呆地站在离车门两节车厢远的过道的内侧。春天的风还带着冬天尚未完全褪去的冷意,吹得Quentin打了个哆嗦。Quentin关上了车门,一回头就看见一个人,高高的个子,宽阔平直的肩膀,方正的下巴,温柔的蓝色眼睛,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阳光正好打在他身上,这是太阳神阿波罗嘛!“他的眼睛和James一样,蓝蓝的,像James常带的戒指上的蓝宝石。”Quentin想着。Quentin感觉到了来自陌生男子的注视,陌生人的注视对他来讲并不稀奇,他还不能完全看懂每一道目光里的含义。但是他能感觉到这道目光是善意的。男子的金发蓝眼让Quentin想到了James,Quentin撸了撸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头发,看了男子一眼,贴着车门的走回自己的车厢。在经过男子的身旁时,Quentin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微微偏过头看了男子一眼,又觉得男子和James除了瞳色和发色长得并不像,他又觉得盯着人家看有点
不好意思了就对着男子笑了笑。
Mathew Dubled的视线有些不受控制地追随着小男孩的身影,他看见小男孩冲着自己笑了一笑,便想着男孩说不定会乐意跟自己做个朋友。他慢慢地跟在小男孩后面,进了小男孩在的包厢。
Crawly和Wilson很高兴可以看见高年级的学长,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着年长几岁的学长总是有着或多或少的敬仰之情。而且这位学长还有一副好的面容。
他们互相做了自我介绍,愉快地交谈起来。Wilson的话题总是不找边际毫无关联,Crawly向Mathew Dubled咨询了高年级的生活和一些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无论是对着Wilson还是Crawly,Mathew都十分地耐心而且认真地回答他们的问题。Quentin,好吧,小天才总是更喜欢从书本中寻找知识,Quentin靠在椅背上,看着书,直至旅程结束。

评论(8)

热度(15)